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路线规划 > 正文

云南:旅游天堂“变”与“守”

类别:路线规划 日期:2021-8-13 12:20:18 人气: 来源:

  扬州发改委蒋珊照片1984年,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城郊的曼景兰村,头脑灵活的村民岩养和妻子玉罕把自家的竹楼改为楼上住宿、楼下用餐的客栈。在他们的带动下,这个安静的傣家小寨,现在成了景洪著名的傣味一条街。

  与此同时,距离昆明100公里外的石林风景区进入了开发建设。旁边的五棵松村村民纷纷开办旅行社,销售特色小吃,制作刺绣工艺品,提供摄影等旅游服务。

  曼景兰村和五棵松村的村民,是云南最早吃上“旅游饭”的农户。如今,旅游在云南成为一个上万亿元的支柱产业、民生产业和绿色产业。

  20世纪80年代,中国提出“大力发展旅游业”时,地处西南边陲的云南开始了一条旅游发展探索实践之路,成为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甚至某些时候,云南即旅游,旅游即云南,云南就是“诗和远方”,云南就是生活方式。

  1986年10月16日至18日,在时任国务委员兼部长的陪同下,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携丈夫访问昆明。云南省旅游局抓住时机,向随同而来的260余名记者发送了云南的图文资料供报道刊用,并向英国电视二台赠送了《五彩缤纷的云南》电影拷贝。

  昆明之行,令英女王印象深刻。她认为“云南令人神往和难以忘怀”,“昆明天气好、鲜花多,生活在昆明的人是幸运的”。

  这位特殊游客提高了云南的知名度,英国旅游业1986年12月开辟了“女王之路”旅游线年到云南旅游的英国游客人数比1985年增长了20.6%。

  后来的研究者认为,1978年至1988年10年间,“旅游业成为云南对外的最前沿和启动的突破口”。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当大多数地方都在抓工业,云南却在快马加鞭发展旅游业:1984年以后,“旅游”开始频繁出现在云南省委、省的报告与会议中;1995年,云南将旅游业列为全省四大支柱产业之一,成为中国第一个把旅游业作为支柱产业的省份,这一决策使云南后来跃居旅游大省之列。

  然而,随着全域旅游、大众旅游时代的到来,云南传统旅游产品转型升级缓慢、新业态培育不足、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滞后、旅游服务质量和经济效益不高等问题凸显。“不合理低价游”、景区管理混乱、旅行社指定购物、导游游客等旅游乱象不断被。

  “云南旅游一直在不断创新和突破中发展壮大,云南旅游要创造更大的奇迹,必须要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来一场全新的‘’。”云南省委阮成发说。

  2017年,在“云南只有一个景区,这个景区就叫云南”的发展下,云南壮士断腕、刮骨疗毒,实施“整治乱象、智慧旅游、提升品质”的“旅游”,出台了云南旅游发展史上最严厉的“22条”整治措施。虽然带来了极大的阵痛,但重拳整治市场成效明显:2018年,云南接待游客6.88亿人次,实现旅游业总收入8991亿元。2019年接待游客8.07亿人次,总收入12291.69亿元。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下,接待国内外游客5.29亿人次,同比恢复65%左右,总收入6477亿元,同比恢复60%左右。

  如今,大滇西旅游环线、滇中核心旅游圈、边境旅游试验区、跨境旅游合作区、沿边旅游带的建设,正在带动云南旅游产业转型升级;半山酒店、特色小镇等成为云南旅游新亮点;“一部手机游云南”成为全国智慧旅游标杆;游客购物“30天无理由退货”成为诚信云南新标志。

  “旅游业是一个极其的行业,也是一个有极强韧性的行业。”云南美途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总经理汪涛说。他自20世纪90年代初大学毕业就从事旅游业,与云南旅游一起经历着困难与风光。他对云南旅游的体会是:积极求变,主动创新,提前谋划。“云南走过的每一步,都志存高远,奠定了云南旅游大发展的基础。”

  从1985年红嘴鸥首次现身昆明以来,全民护鸥成为昆明人的集体行动。红嘴鸥也作为共享的“公品”纳入管理范围:昆明市多次下发通告红嘴鸥;财政拨付专款研制红嘴鸥专用饲料,并安排专人定点投喂;加快滇池湖滨带的生态恢复,为红嘴鸥提供生态栖息地;因为红嘴鸥,昆明成为了国内最早燃放烟花爆竹的城市之一。2003年、2004年、2020年,昆明没有因型肺炎、高致病性和新冠肺炎疫情,和猎杀红嘴鸥,而是采取全面清扫、消毒,对红嘴鸥血液、粪便和唾液进行采样,检测红嘴鸥是否携带对人类有害的病毒等措施,继续红嘴鸥。

  如今,到昆明越冬的红嘴鸥从1985年的几千只到2021年的4万余只。昆明成为国内唯一一个红嘴鸥定期、长期、大量栖居的城市。“人鸥同嬉”作为昆明旅游项目之一,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经济价值。

  高黎贡山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地区,200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是云南省最大的森林和野生动物自然区,区内分布着525种鸟类,约占中国鸟类总数的1/3。

  侯体国是高黎贡山最有名的农民之一,他家所在的保山市百花岭村,被誉为“五星级观鸟圣地”。百花岭村年接待游客就超过14万人次,旅游收入超过4000万元。各地穿着迷彩服、扛着长焦镜头的摄影师,有不少是老侯的朋友。“老侯农家乐”每年年初就被预订一空。

  老侯是百花岭的第一个“鸟导”。30年前,他和其他村民一样,是个打鸟吃鸟的人,“最多时一天打50只”。现在,他们虚心接受专家的意见,种植了大量招引鸟类的樱花、桃树、石榴等树种,并早在1995年就成立了国内第一个农民自发组织成立的社区组织——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协会,与周边28个村寨成立森林共管委员会。鸟儿成了村民的财神爷,村民成了鸟儿的者。

  云南依托全省166处自然区,普达措、梅里雪山、老君山、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怒江大峡谷等13个国家公园,构建起了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地体系。

  2015年,全国首个国家公园地方性法规《云南省国家公园管理条例》出台,将社区发展列入国家公园五大功能。如普达措国家公园每年从旅游收益中拿出1500余万元,用于社区居民的经济补偿和教育资助;为周边社区群众提供工作岗位,社区居民因从事旅游服务,户均年收入递增,有的甚至达到了10万元。

  据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的数据,云南家公园接待的游客逐年上升,但监测结果显示,国家公园内地表水质量均保持在I类水质,空气质量保持在一级。国家公园里,亚洲象从20世纪80年代的150头增长到300头;滇金丝猴从2000年的1400多只增长到3000多只;来云南越冬的黑颈鹤从1996年的1600多只增长到3000多只。

  “云南用不到5%的面积开展生态旅游,促进了对95%区域的全面。”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一位负责人说,“守好‘绿色宝库’,就是守住了人民的‘绿色财富’。”

  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的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云南实施文化旅游扶贫项目5700多个,全省超过75%的文化旅游重大、重点项目分布在贫困地区。全省有规模游客接待的贫困村达1000余个。文化旅游累计带动贫困人口增收脱贫达到75万人,占全省脱贫人口的12.2%。

  王然玄是团红河州元阳县委副,也是世界遗产哈尼梯田核心区里的古老村落阿者科的村长。2018年1月,元阳县委、县与中山大学教授保继刚团队合作,派出王然玄担任村长,执行以村民为主导的旅游开发模式“阿者科计划”。两年来,该计划使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了70余万元,户均分红5000余元,为乡村复兴、传统村落探路。

  据云南大学生态与学院的研究,云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总量超过10万亿元。绿色,是云南的底色,更是云南的发展方式。2000年,昆明打出了国内第一个城市形象广告“昆明天天是春天”。如今,云南打出三张牌——“绿色能源牌”“绿色食品牌”“健康生活目的地牌”,蕴含着绿色发展方式和绿色生活方式的双重变革。

  “事明,40年来,没有一个产业像旅游一样,给云南带来如此多的利益与实惠;没有一个产业像旅游一样,强劲地带动着云南经济稳步快速增长。”中国旅游研究院昆明分院一位负责人说,“旅游是云南对全国的一大贡献。”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1984年,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城郊的曼景兰村,头脑灵活的村民岩养和妻子玉罕把自家的竹楼改为楼上住宿、楼下用餐的客栈。在他们的带动下,这个安静的傣家小寨,现在成了景洪著名的傣味一条街。

  与此同时,距离昆明100公里外的石林风景区进入了开发建设。旁边的五棵松村村民纷纷开办旅行社,销售特色小吃,制作刺绣工艺品,提供摄影等旅游服务。

  曼景兰村和五棵松村的村民,是云南最早吃上“旅游饭”的农户。如今,旅游在云南成为一个上万亿元的支柱产业、民生产业和绿色产业。

  20世纪80年代,中国提出“大力发展旅游业”时,地处西南边陲的云南开始了一条旅游发展探索实践之路,成为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甚至某些时候,云南即旅游,旅游即云南,云南就是“诗和远方”,云南就是生活方式。

  1986年10月16日至18日,在时任国务委员兼部长的陪同下,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携丈夫访问昆明。云南省旅游局抓住时机,向随同而来的260余名记者发送了云南的图文资料供报道刊用,并向英国电视二台赠送了《五彩缤纷的云南》电影拷贝。

  昆明之行,令英女王印象深刻。她认为“云南令人神往和难以忘怀”,“昆明天气好、鲜花多,生活在昆明的人是幸运的”。

  这位特殊游客提高了云南的知名度,英国旅游业1986年12月开辟了“女王之路”旅游线年到云南旅游的英国游客人数比1985年增长了20.6%。

  后来的研究者认为,1978年至1988年10年间,“旅游业成为云南对外的最前沿和启动的突破口”。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当大多数地方都在抓工业,云南却在快马加鞭发展旅游业:1984年以后,“旅游”开始频繁出现在云南省委、省的报告与会议中;1995年,云南将旅游业列为全省四大支柱产业之一,成为中国第一个把旅游业作为支柱产业的省份,这一决策使云南后来跃居旅游大省之列。

  然而,随着全域旅游、大众旅游时代的到来,云南传统旅游产品转型升级缓慢、新业态培育不足、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滞后、旅游服务质量和经济效益不高等问题凸显。“不合理低价游”、景区管理混乱、旅行社指定购物、导游游客等旅游乱象不断被。

  “云南旅游一直在不断创新和突破中发展壮大,云南旅游要创造更大的奇迹,必须要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来一场全新的‘’。”云南省委阮成发说。

  2017年,在“云南只有一个景区,这个景区就叫云南”的发展下,云南壮士断腕、刮骨疗毒,实施“整治乱象、智慧旅游、提升品质”的“旅游”,出台了云南旅游发展史上最严厉的“22条”整治措施。虽然带来了极大的阵痛,但重拳整治市场成效明显:2018年,云南接待游客6.88亿人次,实现旅游业总收入8991亿元。2019年接待游客8.07亿人次,总收入12291.69亿元。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下,接待国内外游客5.29亿人次,同比恢复65%左右,总收入6477亿元,同比恢复60%左右。

  如今,大滇西旅游环线、滇中核心旅游圈、边境旅游试验区、跨境旅游合作区、沿边旅游带的建设,正在带动云南旅游产业转型升级;半山酒店、特色小镇等成为云南旅游新亮点;“一部手机游云南”成为全国智慧旅游标杆;游客购物“30天无理由退货”成为诚信云南新标志。

  “旅游业是一个极其的行业,也是一个有极强韧性的行业。”云南美途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总经理汪涛说。他自20世纪90年代初大学毕业就从事旅游业,与云南旅游一起经历着困难与风光。他对云南旅游的体会是:积极求变,主动创新,提前谋划。“云南走过的每一步,都志存高远,奠定了云南旅游大发展的基础。”

  从1985年红嘴鸥首次现身昆明以来,全民护鸥成为昆明人的集体行动。红嘴鸥也作为共享的“公品”纳入管理范围:昆明市多次下发通告红嘴鸥;财政拨付专款研制红嘴鸥专用饲料,并安排专人定点投喂;加快滇池湖滨带的生态恢复,为红嘴鸥提供生态栖息地;因为红嘴鸥,昆明成为了国内最早燃放烟花爆竹的城市之一。2003年、2004年、2020年,昆明没有因型肺炎、高致病性和新冠肺炎疫情,和猎杀红嘴鸥,而是采取全面清扫、消毒,对红嘴鸥血液、粪便和唾液进行采样,检测红嘴鸥是否携带对人类有害的病毒等措施,继续红嘴鸥。

  如今,到昆明越冬的红嘴鸥从1985年的几千只到2021年的4万余只。昆明成为国内唯一一个红嘴鸥定期、长期、大量栖居的城市。“人鸥同嬉”作为昆明旅游项目之一,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经济价值。

  高黎贡山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地区,200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是云南省最大的森林和野生动物自然区,区内分布着525种鸟类,约占中国鸟类总数的1/3。

  侯体国是高黎贡山最有名的农民之一,他家所在的保山市百花岭村,被誉为“五星级观鸟圣地”。百花岭村年接待游客就超过14万人次,旅游收入超过4000万元。各地穿着迷彩服、扛着长焦镜头的摄影师,有不少是老侯的朋友。“老侯农家乐”每年年初就被预订一空。

  老侯是百花岭的第一个“鸟导”。30年前,他和其他村民一样,是个打鸟吃鸟的人,“最多时一天打50只”。现在,他们虚心接受专家的意见,种植了大量招引鸟类的樱花、桃树、石榴等树种,并早在1995年就成立了国内第一个农民自发组织成立的社区组织——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协会,与周边28个村寨成立森林共管委员会。鸟儿成了村民的财神爷,村民成了鸟儿的者。

  云南依托全省166处自然区,普达措、梅里雪山、老君山、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怒江大峡谷等13个国家公园,构建起了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地体系。

  2015年,全国首个国家公园地方性法规《云南省国家公园管理条例》出台,将社区发展列入国家公园五大功能。如普达措国家公园每年从旅游收益中拿出1500余万元,用于社区居民的经济补偿和教育资助;为周边社区群众提供工作岗位,社区居民因从事旅游服务,户均年收入递增,有的甚至达到了10万元。

  据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的数据,云南家公园接待的游客逐年上升,但监测结果显示,国家公园内地表水质量均保持在I类水质,空气质量保持在一级。国家公园里,亚洲象从20世纪80年代的150头增长到300头;滇金丝猴从2000年的1400多只增长到3000多只;来云南越冬的黑颈鹤从1996年的1600多只增长到3000多只。

  “云南用不到5%的面积开展生态旅游,促进了对95%区域的全面。”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一位负责人说,“守好‘绿色宝库’,就是守住了人民的‘绿色财富’。”

  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的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云南实施文化旅游扶贫项目5700多个,全省超过75%的文化旅游重大、重点项目分布在贫困地区。全省有规模游客接待的贫困村达1000余个。文化旅游累计带动贫困人口增收脱贫达到75万人,占全省脱贫人口的12.2%。

  王然玄是团红河州元阳县委副,也是世界遗产哈尼梯田核心区里的古老村落阿者科的村长。2018年1月,元阳县委、县与中山大学教授保继刚团队合作,派出王然玄担任村长,执行以村民为主导的旅游开发模式“阿者科计划”。两年来,该计划使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了70余万元,户均分红5000余元,为乡村复兴、传统村落探路。

  据云南大学生态与学院的研究,云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总量超过10万亿元。绿色,是云南的底色,更是云南的发展方式。2000年,昆明打出了国内第一个城市形象广告“昆明天天是春天”。如今,云南打出三张牌——“绿色能源牌”“绿色食品牌”“健康生活目的地牌”,蕴含着绿色发展方式和绿色生活方式的双重变革。

  “事明,40年来,没有一个产业像旅游一样,给云南带来如此多的利益与实惠;没有一个产业像旅游一样,强劲地带动着云南经济稳步快速增长。”中国旅游研究院昆明分院一位负责人说,“旅游是云南对全国的一大贡献。”

  

关键词:云南旅游路线
0
0
0
0
0
0
0
0
下一篇:没有资料

网友评论 ()条 查看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推荐文章更多

热门图文更多

最新文章更多

关于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

声明:网站数据来源于网络转载,不代表站长立场,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客服删除。

CopyRight 2010-2016 国米徒步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谷歌优化推广公司